Facebook Instagram YouTube Contact | en tzu chi searc
教育

签署备忘录 促进心理健康

慈济与银丝带组织签署谅解备忘录,双方携手为居民提供免费心理辅导服务,同日人文青年中心合作伙伴围绕心理健康课题展开分享与讨论。


SG20210221 EDA HJX 034
2021年2月21日,慈济基金会(新加坡)与银丝带组织(Silver Ribbon)在人文青年中心举行合作备忘录签署仪式。右起为慈济基金会(新加坡)执行长刘瑞士、义顺集选区议员吴顺喜、银丝带主席Ellen Lee。

“您知道新加坡国人的幸福指数在全世界排名多少吗?根据世界幸福报告(World Happiness Report),新加坡的幸福指数在153个国家中排名第31。”慈济人文青年中心合作伙伴Happiness Initiative创始人之一 Simon Leow说道。

2021年2月21日,慈济基金会(新加坡)与银丝带组织(Silver Ribbon)在青年中心举行合作备忘录签署仪式,旨在推出免费心理辅导服务,让居民通过预约的方式寻求辅导。合作范围还包括银丝带组织从2021年2月23日开始为慈济职工、志工和照顾户提供心理咨询和培训服务;慈济人文青年中心则提供场地让银丝带组织为有需要的居民进行辅导。

SG20210221 EDA HJX 033

SG20210221 EDA HJX 015

签署仪式后,青年中心合作伙伴Happiness Initiative创始人 Simon Leow以题为“Science of Happiness”进行线上分享;前学校辅导员Christon Choo、李清副教授、精神疾病康复青年梁玮燕以及社工Renay Pereira则针对青年心理健康的重要性,展开小组讨论。

Simon Leow 与观众线上进行一个有趣的测试:“假设你能够决定自己和身边朋友及同事的薪金数额,你会选择以下哪项?选项一是自己的年薪10万,同样工作量的朋友及同事的年薪是25万;选项二是自己的年薪5万,同样工作量的朋友及同事的年薪是两万五。”

Simon Leow表示56%的人会选择第二选项,即使比起选项一自己会拿较少的薪资。其实单纯只看自己的薪金的话,大家都会选择年薪较多的选项一;但当大家开始把别人的年薪纳入考量时,“我们关心的再也不是自己的年薪是多少,而是我们的年薪和别人的年薪比起来相差多少。”

Simon Leow认为把别人的成就当作对照比较,容易降低自我欣赏、享受属于自己时间的能力,这也就是为何人们总是认为幸福都是短暂的。

“我们可以调整自己的社会参照点,要和以前的自己比较而不是和别人比较。”他认为大家应该避免在社交媒体进行不必要的比较。社交媒体是人们用来分享自己生活的平台,可是通常大家分享的都是光鲜亮丽的一面。如果在社交媒体上充斥着限量款跑车、豪华旅游享乐或高级餐厅聚餐等照片,多数人下意识地就会和别人比较,往往这些比较都是不切实际而且不健康的。Simon Leow建议大家停止使用社交媒体一段时间,或是选择性地浏览比较正面或资讯型的信息。

Simon Leow建议大家每天或每星期在纸上写下让自己感恩的事物,然后放进瓶子里以培养感恩的心。如果可以和朋友或家人一起培养感恩之心,进而把它当成一种习惯,久而久之就会发现生活中充满着值得珍惜的事物,从而减少对于生活的不满。而对于自己所爱的人,可以亲口告诉对方,他们对自己的重要性,或许大家不习惯把爱说出口,那可以为对方做一件体贴的事情,以此表达感恩之心。

Screenshot 2
当大家开始把别人的年薪纳入考量的时候,Simon表示:“我们关心的再也不只是自己的年薪是多少,而是我们的年薪和别人的年薪比起来相差多少。”(屏幕截图)

心理健康的重要性

前学校辅导员Christon Choo表示本地青少年对于心理健康有很多误解,他们普遍对心理疾病存在负面印象。他回想以前有一位学生向他寻求心理辅导,这位学生先在办公室大楼外绕了两圈以确保周围没有认识的朋友才敢进来,因为担心朋友看见会嘲笑他“发疯了”。Christon Choo表示心理疾病其实就像生理疾病一样,当我们感冒时会去看医生;当我们的心理健康出现问题时,看心理医生是很正常的。

李清副教授表示过去心理辅导服务都在医院里进行,现在很多组织在社区提供心理辅导服务。这样有助于减少心理疾病的负面印象,同时方便公众寻求帮助,家长也可以在社区获得有关心理健康的资讯。早期的心理疾病症状可能不明显,包括易怒、睡眠不足或行为问题等。老师在学校面对许多学生,可能无法看出一些心理疾病的征兆。李清副教授建议父母则可以在晚上和周末陪伴孩子的时候,近距离观察孩子行为上细微的变化。

SG20210221 EDA HJX 060
李清副教授(右三)表示绝大部分精神疾病患者都不需要长期服用药物,通过心理辅导、运动、音乐疗法也能缓解精神疾病。

曾经患有忧郁症和焦虑症的梁玮燕表示,学生通常会在学校待上很长的时间,如果可以在学校创造一个开放的环境,推广心理健康意识的活动,学生就会知道寻求帮助的管道。她分享自己多年前曾有很长一段时间觉得压力大、无助及喘不过气。梁玮燕当时不知道这些就是忧郁症或焦虑症的症状,“当时我就一直误以为这些是别人在压力大的时候也会有的正常现象。”现在已经康复的她认为,如果心理健康的课题能够获得更多的关注,有需要的人就能及时发现症状并且得到恰当的治疗。

社工Renay Pereira表示患有心理疾病的人当中,只有少数患者会主动上门就医。他们不就医的原因可能是时间限制,或是觉得去看心理医生是羞耻的事。其实勇于承认自己患上精神疾病是治疗中重要的一步。在患者还没准备好接受治疗之前,除了陪伴患者,给予他们足够的时间和私人空间也是很重要的。Renay Pereira觉得在家人的支持与照顾下,精神疾病往往都能够有效地被治愈。

一些学生或家长担心自己或孩子向学校辅导员求助后,心理健康状况会在学校传开而被同学说三道四,或者影响老师对学生的学业评分。Christon Choo表示辅导员或心理医生都受法律约束必须对学生或患者的病情保密。但是,如果涉及安全问题例如学生想要自杀,那么为了避免不幸的事情发生,辅导员才会通知相关部门介入处理。

很多人以为去看心理医生就需要长期服用药物治疗,而且这些药物会产生副作用。“但是这是不对的想法,绝大部分的精神疾病患者都不需要长期服用药物。”李清副教授表示通过心理辅导、运动、音乐疗法也能缓解精神疾病。


延伸阅读